2017年八月在Whitby 的抗议演讲

摘要: 2017年八月在Whitby 的抗议演讲 Tanya Granic Allen, Jack Fons

09-06 15:00 首页 海外留学联盟

2017年八月在Whitby 的抗议演讲


今天,八月八日,对我来说是特别具有意义的一日,一年前的今日,我第一次面见了PAFE的总裁Tanya Granic Allen,之后我同意成为士嘉堡红河谷区补选的独立候选人,我参加补选的侧重点是单一的:撤销韦恩省长的新性教育大纲的实施。我的目的不是一定要赢得补选,而是给安省保守进步党党领Patrick Brown 施加压力,让他对韦恩的性教育大纲表明立场。


有太多的原因让我反对韦恩的性教育大纲,但我只想分享两个故事、真实的故事;如何地影响着我们孩子的生活。


第一个故事是:两个六岁的孩子,让我们暂时称她们叫索菲娅和丽萨,她们在一起玩,让索菲娅惊奇的是,丽萨玩着玩着突然脱下了自己的外裤以及内裤,并且叫索菲娅去摸她的两腿之间。索菲娅感到极其的不妥,回家告诉了妈妈。这是真实发生的事,然而不幸的是:有些人还是会喜欢,因为韦恩的性教育大纲性化了孩子们。性化孩子们---这是为什么你和我今天在这里抗议的原因之一!


第二个故事是: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告诉她妈妈她准备参加一个朋友的派对。当她的妈妈问她:这是什么样的一个派对?她说:是她的同班同学,(就暂时称她名为撒拉的女孩)庆祝她切除乳房。撒拉过去一直在思想着:她是一个男孩,但困在了一个女孩的身体里面,她被一些“朋友”鼓励、去动手术切除乳房、注射睾丸素,这样、她就能变成一个男人。没有人告诉她:研究显示,性别困惑的年轻人中高达80%者,都最后会在成人阶段满意地进入自己的最初生理性别。撒拉,一个无助的青春期孩子正在寻找自己的自我认同,却永久地被毁了自己的原特征并且从此无法生育她自己的孩子。而韦恩的性教育大纲在三年级就向孩子们灌输性别自由取向。


我的问题是:凯瑟琳韦恩宣称她的新性教大纲是在国家财政下为保护孩子受虐而实施的,那么到底还有多少孩子将会被如此地切割和消毒?


您知道还有谁是与罪恶共舞的吗?彭建邦,进步保守党党魁、安省的反对党,却说他完全赞同、支持这大纲!那么又是从何时起官方反对党的角色变成了堕落的自由党的后盾了呢?当三月韦恩的民调一下子上升到12%,彭建邦就开始支持他的反家庭政纲。问题是,为什么这样?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去年夏天士嘉堡红河谷区的补选情形。


Raymond Cho曾是士嘉堡红河区的保守党候选人,这个区有很多像我一样的中国人,中国人大多数的传统价值观是:都会反对新性教育大纲,为了补选,Raymond Cho 和我一样,也曾反对性教大纲。


八月25日,彭建邦的办公室给PAFECLC以及我寄了一封有他亲自签名并且印有保守党抬头的信件:声称如果他成为省长、将会在2018年取消新性教大纲。保守党将这信翻译成中文并且在该选区分派,彭建邦写这封信是因为我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为反新性教大纲而参加补选,他希望中国人或其他反新的人投他自己政党的候选人。


让我摘录几行字给您看看:


这是彭建邦的信:

“我相信父母是教育孩子的最重要首选人,当谈到性教育问题的时候,应该由父母提出来如何教、什么时候、什么年龄才是最为适合地教授他们的孩子。


我坚持我曾在竞选时若干文章中所提到的原则:父母应该在孩子上此类课程之前收到通知并且能够随时可以了解什么样的资源或教材被老师使用、教授给自己的孩子,这样他们可以决定自己的孩子是否适合或已预备妥当,每一个父母都有权利把自己的孩子从他们的教室、他们决定的方向里带出来,平且不可以加以惩戒、或事后由此产生一系列余波。

在选举成功之后,保守党政府将会把省长韦恩在性教大纲中所提出的:那些和此原则完全相反的部分删除;并且在和家长们深思熟虑、讨论协商之后推出新的教育大纲。

我认为性教育是十分的重要,但也不可以在没有广泛地得到孩子们的父母(这最重要的性教育首选人)的咨询的情况下被大幅度的改变。”

 

你可以想象,当我收到此信时是多么的兴奋!媒体立刻报道了这消息。第二天,彭建邦被采访,我和韦恩也被采访。


两天后,彭建邦对媒体说了下面这番话:


“那封已被派发到士嘉堡红河谷区、说我将推翻现已更新的性教大纲的信件流出到选民手上、是个错误!那不是我的观点,那不是我将会做的,实际上,和那相反的、才是真的(我要做的)。”


“我坚定地支持新性教育大纲。”


“和歧视同性恋者斗争的性教育是十分重要的,要提出很重要的概念诸如:如何征得双方性交同意,神经、心理健康,欺凌和性别认知等等。”


这是彭建邦在2016829日的言论。


而且事后他完全否认他写了那封信并且知道这件事。许多人对于他在性教育大纲问题上如此地出尔反尔非常不满。他的回答却是:“如果你不高兴,选其他人好了。”


919日,彭建邦再一次在他的脸书上也写下了他的出尔反尔,摘要如下:

“我一开始在他们推出性教大纲时是反对的。他们引起的争议性是无可否认的、并且凯瑟琳韦恩在向家长解释方面完全失败,就连前省长Dalton McGuinty麦坚迪也远离支持他们的实施计划。


但我最近得出了一个崭新的完全相反的结论就是:性教育大纲根植于将反对、拒绝LGBT的元素纳入大纲之中。”

这是他在2016919日写在脸书上的言论。


从那时起,彭建邦就开始向他的支持者、那些持守父母教育权和传统家庭观念的人宣战了。


去年十一月我参加了一个会议,有人走到我面前说:“你是从士嘉堡红河谷区参加补选的于婷婷吧?我没有像你一样分享自己的观点,但我想告诉你的是:你和你的一群人并不是唯一被彭建邦背叛的,在他竞选的时候我们为他挨家挨户地敲门、派发单张,当他选举成功,他就像把我们从他的巴士上直接就扔了下去。”


我的问题是:有多少团体被彭建邦所背叛?

非常令人失望的是他公开支持韦恩的性教育规划和反传统家庭政纲。不过,从他的出尔反尔当中还是有好的现象可以反省:我们看到了他的真本色,如果我去年夏天没有参加补选竞选的话,像您一样,包括我自己,可能正在为他挨家挨户地敲门、派送单张、捐款,而只有在2018年省选之后才会恍然大悟:他根本不会撤销 新性教育大纲。我们在士嘉堡红河谷区所做的可以避免我们将来那比现在所受的、更加巨大的失望。


我不太了解您现在的心情,但是我没有气馁。我的士嘉堡红河谷区竞选团队在三大政党中都获得了一些资源,并且我们的影响已超越了安大略省的局限。在加拿大保守党党魁的竞选中,有BC省的选举人说,他们不会投票给像彭建邦一样出尔反尔的候选人。您能相信吗?去年夏天我们所做的已经影响到了西岸!


如果我们在士嘉堡红河谷区补选可以从自由党、进步保守党、新民主党分得杯羹的话,那么如果你们都参与进来、我们岂不是可以做得更多?


我们参与这场反新性教育大纲的争战完全是为了我们的孩子。在去年的竞选过程当中,我不断地想到我四个年轻的侄儿们。有一天,其中一个问我的姐妹:“妈妈,为什么人们不喜欢多生孩子?”她回答说:“你知道的,人们喜欢大房子、新车子、喜欢旅行。。。养孩子太贵了、要花很多钱。。。”我的侄儿想了一会儿,说:“不,我们不是太贵了,我们是无价的、无价之宝!”


孩子们可以有这样的智慧!是的,他们是无价之宝。这就是为什么我会继续反对凯瑟琳韦恩的新性教育日程,我会继续督促:彭建邦为他在新性教育大纲问题上的出尔反尔、以及他支持自由党政府反传统家庭的政纲而负责。


谢谢!

 

 

3年来,省自由党韦恩政府的粗暴执政,天怒人怨,人民深受其苦久矣。韦恩政府在明年省选前再次操纵议题,大搞空头口号笼络选民,其支持率从18%目前快速回升中。种种迹象表明,安省省选将会提前开始。

 

安省官方反对党保守党本来占据天时地利,但其党魁Patrick Brown,因其前后不一矛盾困惑的政策,其缺乏坚定社会理念与经济理念的政客伎俩,使其失去了团结安省选民的最后机会。

 

我们以为Patrick Brown是坚定的社会保守派?错,他不是,他紧紧追随者自由党的社会理念。

我们以为Patrick Brown是坚定的经济保守派?错,他不是,他紧紧追随者自由党的经济理念。

 

这是目前安省民众面临的最大困境。Patrick Brown已经造成了安省保守派阵营的巨大分裂,他必须为此负责。今天这个困境就是他一手造成的!

 

人民期待省保守党上台拨乱反正,但Patrick Brown却无法带领保守党上台无法完成全省民众的期待。我们恨铁不成钢,拳拳之心无以报。我们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无异于以身委命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毫无立场的政客小人。

 

我们应该对这样的政客和这样的环境做点什么了!

 

加入省保守党,并与党内有志于改变恶劣政治生态的一群人和他们一起为挽回我们自己的保守党而共同努力!

 

按照党章的规定,只要有足够的选区,每选区内有25名党员提出请求,就可以召集党内紧急会议,审查党内的问题。

 

你要做的很简单,就是入党成为党员(https://secure.ontariopc.com/Partyjoin),然后填所附的表格并尽早交出!

 

也恳请获得Patrick Brown提名的省议员候选人们支持。你们即使赢得你的选区,但无法赢得整个安省。人民要的是安省赢!

 

对了,不要担心秋后算账,除非你想在现党领手下谋个差事。

 

不需要很多的时间,你做的就是在给政客们一个重要信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为了我们的家园,大家一起加油!

 



首页 - 海外留学联盟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