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摘要: 梦醒后跌落,粉身碎骨,无影亦无踪。

09-24 10:47 首页 彩色mo水



而你撑伞拥我入怀中,

一字一句誓言多慎重。

你眼中有柔情千种,

如脉脉春风,冰雪也消融。


【道姑:那天的雨下得好大好大,人群中有个人,他正在看我,却向我走来。】


那年长街春意正浓,

策马同游,烟雨如梦。

檐下躲雨,

望进一双,深邃眼瞳,

宛如华山夹着细雪的微风。

雨丝微凉,

风吹过暗香朦胧。

一时心头悸动,似你温柔剑锋,

过处翩若惊鸿。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一笔一划斟酌着奉送,

甘愿卑微换个笑容,

或沦为平庸。


【道姑(独白):那个人说他喜欢我,我想我也应该是喜欢他的。】


而你撑伞拥我入怀中,

一字一句誓言多慎重。

你眼中有柔情千种,

如脉脉春风,冰雪也消融。

后来谁家喜宴重逢,佳人在侧,烛影摇红。

灯火缱绻,

映照一双,如画颜容,

宛如豆蔻枝头温柔的旧梦。

对面不识,

恍然间思绪翻涌。


【道姑:在别人的婚宴上,他和他的意中人也去了,那我呢,我是谁,人人都说他们天生一对,我也觉得般配极了,可我还是想问他,我想到他面前问他,是不是我送的马具不够好看,是不是那天的桂花糕我没捂热,是不是(停顿,哽咽沙哑)世上的人都是这样,连自己承诺的誓言都可以,随意收回。】


望你白衣如旧,神色几分冰冻,

谁知我心惶恐?

也许我应该趁醉装疯,

借你怀抱留一抹唇红。

再将旧事轻歌慢诵,

任旁人惊动。

可我只能假笑扮从容,

侧耳听那些情深意重。

不去看你熟悉脸孔,

只默默饮酒,多无动于衷。

山门外,雪拂过白衣,又在指尖消融;

负长剑,试问江湖偌大,该何去何从?

今生至此,像个笑话一样,自己都嘲讽,

一厢情愿,有始无终。

若你早与他人两心同,

何苦惹我错付了情衷。

难道看我失魂落魄,

你竟然心动?

所幸经年漂浮红尘中,

这颗心已是千疮百孔。

怎惧你以薄情为刃,添一道裂缝?

又不会痛。

不如将往事埋在风中,

以长剑为碑,以霜雪为冢。

此生若是错在相逢,

求一个善终。


【道姑:后来我一个人去了很多地方,从春天一直走到冬天,那个时候的那件事和事里的那个人,就好像是我做的一场梦,现在梦醒了,什么都没了】


孤身打马南屏旧桥过,

恰逢山雨来时雾蒙蒙。

想起那年伞下轻拥,

就像躺在桥索之上,做了一场梦。

梦醒后跌落,粉身碎骨,无影亦无踪。


【道姑:不要像我一样,活的像个笑话。】





首页 - 彩色mo水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