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偶遇

摘要: 写不出《回乡偶书》,可以改“书”为“遇”。

09-21 00:38 首页 彩色mo水


据说这是全世界最黑的小孩。要是我也这么黑,那脸上的皱纹就隐形了吧。只留一双大白眼球闪瞎众人。


写不出《回乡偶书》,可以改“书”为“遇”。


现在到处感慨,除了感慨还有感动:

出北京西站正好来公交车,赶紧奔上去,然后说我没有零钱怎么办?一外地中年人赞助我一元和两个5角,我投币完拿出手机说转给他,人家根本不要。 

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好了!很感动。 

我只有合适机会把爱心传递下去才能心安啊。


站里站外车里车外,每天这么多人大迁徙,地球人太多了。


我妺笑我为什么不买飞机票,我训她,你怎么那么败家呢?我更喜欢躺着,走哪躺哪。所有的交通工具中我最喜欢火车,就是穿少了,车上太冷,直接感冒了。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我愿意趴在火车铺上眼望疾速掠过的窗外飞想乱写。


北京站候车,检票时有人呼唤我,不是小红帽,也不是爱心爆棚的民警(因为我不是洋人的缘故吧),睁眼细看,原来是旧友,太巧合了,怎么就相遇了呢?6年未见了。


他媳妇儿和我有些亲戚关系,同姓的本家吧,所以有时会闲谈深论。她——学霸女,凭借聪明读研换城市工作,可工作刚稳定,就检查出恶病,然后两年后42岁就变身仙女飞天了。她的所有努力就是为她女儿换城市换户口换房子。


我小心地问他关于她。交谈就知4年多过去了,痛基本平复了。毕竟是男人嘛,更容易忘却。再问他关于女儿,他的喜悦与骄傲洋溢着,刚送孩子入大学归来,考上了中科大哎,我的妈哟,学渣妈只能惊得叫妈了。


我是八婆女,问他,又找美娇妻了吗?答:没有,不想找。


精力全放在孩子身上,希望也全在那,活着的意义也全在那。


然后就分开上车了,十几分钟的匆匆而遇,寥寥数语,感慨万千。慨什么,明天接着叙。


天明登前途,独与老翁别。(就是脑袋突然冒出这句)


我要下车了。




(有错字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精神病发作时,不吐不快。)




首页 - 彩色mo水 的更多文章: